年月

当前位置: 首页>专题>2018专题>汛期服务>服务亮点

【服务亮点】暴雨中,听一曲不一样的《成都》

来源:中国气象报社   发布时间:2018年07月27日08:33
分享到:

中国气象报记者 段昊书 通讯员 周雯 蔡欣明

  7月初,“90后”自媒体从业者王子璇,因一首火遍大江南北的民谣,来到成都小住。半个月后,她说,蓉城虽美,但歌与现实有着太多不同。其一,玉林路只是一条再普通不过的街道;其二,这哪里是“阴雨的小城”,分明是“暴雨的小城”。

  6月23日至7月23日,成都经历多轮暴雨天气过程,全市平均总降雨量为541.1毫米,比常年同期偏多2.6倍,刷新历史同期极值。这当中,尤以7月11日的大暴雨令人印象深刻。

  不同于盆地里夏秋常见的绵绵夜雨,这次,锦官城内还能繁花似锦吗?

  成都当然不是“小城”,它是一座面积1.46万平方公里、常住人口1600余万、域内兼有多种地形地貌的特大城市。也因为如此,当暴雨来临,人们需要面对来自各方面的问题。

  “一是防江河洪水,岷江、沱江以及它们的一些重要支流都流经成都;二是防山洪地质灾害,尤其是成都北部的龙门山区,在汶川大地震后地质环境发生变化,隐患点多;三是防城市内涝。”成都市水务局减灾与信息技术处处长陈永健说。

  有趣的是,这场降雨甚至还导致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的部分“猫舍”受损。幸好,那些圆滚滚的“萌物”一切无恙。

  时间回到7月11日上午。听着窗外急促的雨声,徐文婷知道,这个假,她请对了。

  这次暴雨过程中,成都北部地区降雨量很大。尤其是在彭州市,累计雨量达253毫米,罕见程度超过“百年一遇”。

  出于房价等因素,和许多年轻人一样,徐文婷虽在市区上班,家却安在彭州。尽管抢险排涝人员已加紧作业,但由于短时雨强大,彭州一些街道的积水仍达到半米多高,尤其是几条主要下穿隧道被淹,导致彭州到成都市区的交通受阻。

  前一晚,徐文婷就通过手机上的“成都气象”APP,得到暴雨将至的消息。早上起来,一看到软件上提供的实况雷达回波图,她立马给公司打电话请假。

  “就算不那么懂气象,也能看得懂图。红色的一大块飘了过来,就知道雨一定小不了。”徐文婷说。

  早在7月9日,市气象局在向市委、市政府报送的《重大气象专报》中,就明确提出10日晚到11日晚,全市大部有暴雨、局部有大暴雨。这些预报预警信息也通过短信及媒体广泛传播。仅在“成都气象”微博上,暴雨相关信息的阅读量就达到425万次。

  在全市主要干线的交通LED显示屏上,预警信息不断滚动发布。一些外卖、物流公司虽在暴雨中坚持服务,也都根据天气预报,调整了工作预案。

  在“7·11”暴雨过程期间,市气象部门共发布暴雨预警信息6期、重大气象专报2期、决策服务短信44万余条,会同国土部门联合发布地质灾害风险预警3期。

  雨下得急,但在多数人心里,显得并不突然。

  但在这之前,徐文婷的心是悬着的。直到她接到了父母报平安的电话。

  前几天,她的父母约了几个朋友,一同进龙门山避暑——这是成都人躲避盆地里夏日暑气的热门休闲方式之一。

  而在市区,市地质环境监测站(以下简称市地环站)副站长杨彪山则从湿闷的空气中,嗅出了危险的气息。

  就像老朋友陈永健说的那样,大地震后,成都防汛的重点之一,就是关注暴雨所引发的山区次生灾害。

  目前,全市气象站数据及最新预报信息,都通过“政府云平台”实现共享。在市地环站值班室,两台大屏幕上,分别通过地灾风险预警系统,显示着各隐患点的雨量信息,以及雷达回波图。一旦自动站测得雨量达到阈值,该系统就会报警,并自动发送预警短信给相关责任人。

  进入汛期之后,市气象台每天都会与市地环站、市水务局各会商一次。一旦面临暴雨,还会加密频次。电话会商时,这头是市气象台台长陈洪,那头是杨彪山或其他单位的负责人。

  直到为手机缴费时,陈洪才发现,不到一个月时间里,他和杨彪山的通话时长,已超过2000分钟。

  “雨还下不下?”“下在哪儿?”“下多大?”,杨彪山最常抛出的“三大炮”却并不好接。

  8日,气象、国土两部门就联合发布了地质灾害风险三级预警。现在,预警要不要升级?成都的预警是有配套强制措施的,预警在三级时,外来游客限制进入地质灾害隐患点;二级时,隐患点上的群众、游客须全部撤离;一级时,隐患点所在乡镇范围内的所有人撤离。

  夏天是山区农家乐一年中生意最好的时候。如果撤了人,雨却没下,瘪了钱包的群众,就会对预警响应有抵触情绪。

  “预警不能撤,还要准备升级。”10日白天,在一场夜雨后,成都一度放了晴,但陈洪坚定地给出答复。11日,他又及时提醒扩大地质灾害风险预警响应范围。

  他的底气,源自气象部门引进的精细化逐小时预报系统、分钟级降水预报系统。该系统融合了雷达资料,具备机器学习能力,可以对未来雨带的发展趋势进行预测。雨带往哪边跑、未来降雨落区在哪里,这些预报的“难点”,对防灾而言,却是最有价值的信息。

  预警升级后,徐文婷的父母被安全护送出了山。

  显然,王子璇不及本地人徐文婷对盆地天气那么敏感。10日,她到了都江堰,准备上青城山游玩。

  在山下,她没有见到白素贞,却看到了警示牌。

  “我在酒店门口看到了气象信息显示屏,它以时钟的形式展示未来12小时的天气预报。随后,我在都江堰旅游官方平台上查到公告,11日,青城山前山、后山景区因强降雨天气封闭。不过,这总比被困在山里要好。”她说。

  上不了山,王子璇决定冒雨赶回市区。本担心路上再遇“坎坷”,没想到,11日下午,成都市区主要交通干道上已经没有什么积水。

  后来她才知道,在这次大暴雨中,除了地势较低、兼受沱江涨水影响的天府新区出现明显浸水外,市区基本没有“看海”。

  这让她联想到,那封建议将秦太守李冰所铸镇水石犀放回原处,以此应对蓉城暴雨的“市民来信”。神兽当然是镇不了水的,解决城市内涝,总归在于科学应对。

  除了接入国土部门外,全市气象站数据也共享到了成都市防汛指挥系统。一旦站点雨量达到内涝风险阈值,在城区易涝点,那些提前布设好的水泵就会启动。此外,公安部门的“天眼”系统也被用于内涝监控。

  气象部门还创立了城市内涝实况模拟预报系统,可为防汛部门制作细化至3公里的预报产品。

  “我的直观感觉是,近年来的降雨预报不仅更细化,而且更准确。”陈永健说,“根据预报信息,我们一方面提前安排排涝设备和人员到位,另一方面安排江河上游各水利设施采取调度手段,确保洪水不通过中心城区,为排涝留出空间。”

  这次暴雨还造成金堂县境内的沱江洪峰值达7810立方米/秒,为历史第二大洪水,超警戒水位4.32米。县气象局在9日就向政府做出汇报,并与市气象局及上游气象部门加强会商,发布预警信号9次,为抗洪抢险争取时间。据统计,金堂县共疏散转移群众44500余人、营救被困人员925人,洪峰顺利过境。

  杨彪山也对此次精准预报预警大为赞许。据介绍,在“7·11”暴雨过程中,成都累计发生地质灾害38处、险情108处,共转移群众13202人、游客144人,多次实现成功避险。

  在这场暴雨中,成都无一人伤亡。成都市委书记范锐平说:“气象预报是政府决策的依据。”

  “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,就算所有的雨都下完了也不用愁。”离开成都前,在网络个人签名里,王子璇把一段改写好的歌词,贴了上去。

  

  

  (责任编辑:栾菲)

  相关新闻

分享到:

  精彩热图